鬼吹灯 > 八零:悍妻娇软,糙汉拿命宠 > 第44章不能不顾及名誉

第44章不能不顾及名誉

    话音刚落,厨房传来了她斥责的声音:"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?刚来这么多生意客,怎么说散就散,这点小事都不能忍着?哪个没被摸两手的?"

    方凤瞬间感到委屈无比,拭泪反驳。

    见状,关少卿连忙拉起她保护性地站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"老板娘,这样说太过份了。谁都没权利让女孩子也承受这种屈辱,她们正值青春还未婚配,不能不顾及名誉。你开店是为了赚钱,但你也不能纵容这种风气吧。你是饭店老板还是青楼老板?"

    这番质问使老板娘如炸锅般失控:"你说得太过尖酸刻薄了。他们只是这样,又不是真心想做啥坏事,顶多就是占点便宜,没那么严重嘛。"

    她为自己辩护。

    "那你自己怎么不在外面?让小女孩受这样的侮辱,你倒自在。试试看你也会痛的。"

    老板娘被气得哑口无言,最后决定解雇方凤,情绪激动之下说。

    这件事破坏了方凤的本职,关少卿内心有所不安。

    "对不住,妹子,没想到我的鲁莽会害到你。"

    然而,方凤对此显得颇为淡然,心中其实是释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"哥,别这么说,我其实一直都期待有人能替我说说心里话。今个好不容易遇到你,感激都来不及,做不做都无所谓,下乡做工也能解决,至少不用在这里忍气吞声。”

    关少卿得知秦舒澜急于招募人手后,不失时机地提出。

    "妹子,你若真想体验乡下的生活,为何不直接去罐头工厂呢?”

    接下来,简要解释了罐头作坊的情况后,方凤立刻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"这真是个好机会,能赚这么多一天,还只是整理些水果而已嘛."

    "当然,老板你也能认识,也就是上次在你家吃过她亲手做的罐头、后来提到的舒澜嫂。”

    方凤听到这一消息显得颇为惊讶:"你说的是送到我家的那罐头?那是她亲手做的,并不是购买的吗?”

    面对关少卿讲述的事情经过:从秦舒澜因为贩卖橘子遭到诬陷,到最近又被李大茂利用,方凤基本了解清楚。

    事实让方凤震惊:舒澜大嫂到访只是为了调查关于王成的事。

    "原来如此,一定是你们被我妈她赶出来的吧?"

    关少卿无可奈何地摊开了手:"确实是这样,”

    方凤应道:"我母亲极其看重在供销社的那份工作,多年来受尽欺压。你觉得她能不痛恨?但她更关心能否保障我和弟弟的费用。"

    关少卿不再绕圈子,直接表明了他们的意图:"妹子你有所不知,我是在我们镇里的高中上学,如果父母能在村务表彰中有贡献,学费就能大大降低。”

    他给出了具体的信息。

    "什么?!”方凤抓着关少卿的手有些紧张,“你是说有办法可以省下学费?!"

    "我干嘛骗你呢?你可以查证一下中学的规定,至于工作问题,可以让你妈来罐头坊看看,你认为可行就回去告诉她,”

    方凤听完后认为这个方案切实可行,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担忧母亲继续受王成摆布,因那人品不好,每次回家时总是对她不规矩。

    秦舒澜在外面的努力收效甚微,相比之下,关少卿这边有了进展。

    于是她决定方凤第二天天一亮就去看罐头作坊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关少卿准时来迎接方凤,他们一起去往了罐头作坊和荔枝园。

    “舒澜嫂子,我是来做活的。”秦舒澜一脸笑容,握住方凤的手表示正式入职。

    "好了好了,来了就好,来了就好。让我给你们引见一下,这是我的妹妹顾真真,你们年龄相仿,又同为女孩,你可以和她一块儿工作。你们的工资一样,表现好、做得多,奖金也不会少!"

    方凤听完笑得合不拢嘴,马上跟着顾真真投入工作。

    方凤虽然比顾真真和她的同学们稍小,却勤快又能干,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脏活累活总是一马当先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的工作换来了六个大铜板。

    发工资时,秦舒澜特意留下方凤说话:"丫头,我承认之前有些唐突,嫂嫂实在是走投无路。今天在荔枝园的经历让你有所了解,回家帮劝你妈,能行吗?"

    方凤庄重地点点头,表示承诺:"你放心吧,我妈虽然说话直爽,内心柔软。据弟弟说把你俩赶出去后,我妈还反复站在门后看你们。"

    秦舒澜听此心中释然,面带喜色:"其实,这段时间我受了不少欺负,在餐馆打工只为学费。昨晚我都和母亲说明白了,连过去王成欺负的事也告知了她。你知道,她听完之后非常恼火。今天过来是她主动给了我车费。"

    秦舒澜说完,两人的心情更舒畅。

    "那太好了,你回去跟你母亲好好沟通。这事由我自己起因,我不会袖手旁观的。"方

    凤心情欢快,拿着工资乘公交回家去。

    晚间,秦舒澜向顾辰讲述了赵桂花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顾辰听到,对她表示赞赏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过阵子,我们手头橘子会更多,那时候就需要不少人力。有了赵桂花一家和他们朋友的帮助,我就安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舒澜深以为然地点头同意:"的确如此,就算真真同学开学,我们也不必慌张,而且现在找来的工人都互相了解,不会有人背后捅刀。"

    秦舒澜当初挑中赵桂花是因为她的热心肠和良好的人缘。

    不出几天,赵桂花应允了秦舒澜的提议,并以其身份为其他家庭作证,于是其他人也相继加入。

    事态发展到如今,王成这才意识到,派到这儿的并非来调查账务,而是针对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觉醒已为时过晚,一队身着绿色制服的执法者已将他家层层包围,搜出许多他非法获取和作伪的记录。

    王成在镇上的垮台很快传播至下河子村,李大茂的女儿惊恐哭泣着奔回家中,将一切都诿过于顾辰与秦舒澜两人。

    明白了是夫妻俩巧妙设的圈套,再加上对自己过去与王诚合伙所作之事的反思,李大茂心知事情不妙,赶紧收拾东西意图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王诚并非固执之人,被抓当日午后即坦白了一切罪行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org/balinghanqijiaoruancaohannamingchong/42632549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