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剥皮匠,蛇娶妻 > 第61章 冲突

第61章 冲突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也没心思跟她开玩笑:“你还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一股阴森恐怖的感觉笼罩全身。

    我看向灵堂角落里的棺材,知道女尸也在关注。

    白娘娘皱着眉说:“他们身上的东西藏得不深,很容易发现,应该是才留下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这说明在他们身上留东西的人,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真让女尸说对了,有人在盯着我们,没准现在就混在人群里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女尸问:“你觉得有哪些人需要重点关注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小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,我很少出门,村里的人好多都没认全。

    再加上村里人也害怕,哪怕遇上,顶多笑着点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好多人我自己都觉得陌生,看谁都觉得不像好人。

    女尸也不失望,只是提醒我们:“不用太紧张,免得被他们看出不对劲。他们要是想做什么,总会忍不住露出马脚的。”

    我跟白娘娘点点头,不再东张西望,将注意力放在葬礼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不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,没成想麻烦下一秒就出现。

    倒不是那些躲在暗地里算计的人,而是那群混混。

    刚才被白娘娘一通教训,他们还没遇到过这种事,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回过神,一个个吆五喝六的走了过来,把整个灵堂都占了。

    别人进入灵堂,要么给爷爷上香吊唁,要么来安慰我。

    他们却不同,一个个吊儿郎当,在爷爷供桌上动手动脚,先是把贡品给搅乱一通,后来更是把油灯蜡烛全部弄熄,清香都拔了出来,香灰弄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今天是爷爷停灵的日子,有人上门,冯管是谁,我都不可能堵着门不让进来。

    可这群人渣,先是对白娘娘污言秽语,现在更是对爷爷不敬。

    是个人都该知道死者为大,这么闹事,简直就是人渣。

    我冷着脸起身,就打算动手,没成想一个混混伸手按我肩膀上,拽着脸说:“哎,你爷爷还躺棺材里呢,你怎么能起来?还是不是孙子了?赶紧跪下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笑嘻嘻的说:“老陈头给他害成这样,没准人家心里有气呢。谁知道他还愿不愿意当这个孙子?”

    有人立马点点头:“这老陈头仗着有点能耐,平日里就喜欢在村里人面前摆谱,后来还跟山里的东西不清不楚的,死了都活该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:“哎,你们说这老陈头真死了吗?他会不会是装死,想骗村里人的礼金?”

    “哟,这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猜有什么用?想知道,把棺材撬开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一群人嘻嘻哈哈,开始围到爷爷棺材边上。

    我正要上前制止,跟前那人立马挡住我,不怀好意的说:“你急个什么?我们就看看,现在大家都怀疑,让我们看一眼,也能给你爷爷证明清白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哈哈大笑起来。可下一秒,他嘴里的笑声就变成了惨叫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他的手,一拉一拽,就将他整条胳膊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群混混见我敢动手,也不围着爷爷的棺材了,叫嚣着朝我冲过来。

    可没几秒,他们就全都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倒不是我这么厉害,主要是几个没眼力劲的,竟然在这时候打起了白娘娘的主意。

    白娘娘本来都退到墙角,正乐呵着准备看戏呢,谁承想这些人都没拿我当回事儿,反而将她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这不同样没拿她当回事儿?

    就她那暴脾气,她当然不能忍,一脚一个,将他们全给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跟我俩厮打不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诅咒的原因,她对我出手,会受到诅咒的反噬,哪怕她想扛着反噬收拾我,一身的手段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可对付这些人,就没了这个限制。

    一群混混,全都断胳膊断脚,骨碴子都露出来了,一个个的躺在地上哀嚎着,场面极其血腥。

    这还是白娘娘有分寸,手下留情的结果。不然就他们的举动,白娘娘非得弄死他们不可。

    环顾一圈,我看着跟前的混混,心里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搞到最后,我收拾的这个,反而伤得最轻。

    我往外看出去,原本热闹的院子,此刻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一群村里人张大嘴巴,却不敢发出声音,全都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还有的人两腿一软,直接摔倒在地,把桌椅板凳都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,哪怕心里一肚子坏水的,也只敢阴戳戳的下黑手。真要闹出矛盾,就算跟人动手打一架,顶多头破血流,弄出点皮外伤。

    他们哪儿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看着白娘娘的眼神都带着恐惧。

    再说我,平日里我总是躲家里不出去,偶尔见到也是浑身瘦弱,皮肤苍白,还爱打着一把伞,或者身上裹满衣服,一副病恹恹的模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我出生起就遭遇的一连串怪事,他们对我又怕又可怜,还觉得我好欺负。

    现在我露了一手,虽然不及白娘娘来的震撼,却也足够吓人。

    这下子,我相信他们再也不敢轻易打我主意。

    虽然今后他们一定更加远离我,可我不在乎。

    我跟捉鸡崽似的,一手提起一个混混,大步穿过院子,将他们扔出大门。

    来回几次,灵堂被清空,只剩地上一滩滩血渍。

    我拍拍手回到灵堂,一路上村里人对我避之不及,直接让出一条道,好像害怕挡到我的路,被我顺手一顿收拾。

    家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不敢走,却又不想留下来,一个个跟屁股生疮似地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眼见我没搭理他们,自顾自的打扫血渍,重新摆好贡品,点燃香烛油灯,他们终于松一口气,小声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村长走看看,右瞅瞅,终归还是站了起来,走到我跟前说: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日子,怎么跟他们闹起来了,就不能忍一下?”

    我也不惯着他,回呛道:“你也不看看他们干了什么,先是对我媳妇儿出言不逊,后面还想撬开我爷爷的棺材,我没把他们脑袋拧下来当贡品,已经够能忍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被我这话噎了一下,也不敢再偏心。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说:“你瞧着吧,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说:“敢在我爷爷的葬礼上闹事,我才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村长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。

    他吸了一口焊烟,说:“你们都把扔腿打折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理所当然的说:“当然是全家来我爷爷灵前磕头道歉,不然这事儿别想就这么过去。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org/bopijiangshequqi/42633655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