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京城往事 > 第九章

第九章

    新景国际酒店19楼,吴越,莫凡还没进门就嫌弃:

    “世勋,你这房间的味道太冲,多久没住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都快忘了这附近有我家的酒店了,这部分不是我负责。不过不重要,进来。”莫凡进门就看到周伯兮站在窗台处,眼睛盯着墙上的大屏幕。

    吴越拍了拍钟世勋的肩:

    “可以啊,现场直播。”钟世勋回道:

    “又不是什么秘密会议,本身资方也要求会议全程开监控,有几家媒体也在,安保人员在安保室,我们在办公室罢了。”吴越随意的坐沙发上,莫凡靠着沙发背:

    “哪一个,哪一个,我怎么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人把3号监控的镜头跟着他。”说着钟世勋用对讲机呼叫安保室。

    沈宁川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,利落的短发,冷白的肤色,藏青色的西装,手指时不时动一下手上的资料,右手握着笔,偶尔动一下,好像在记录什么,神情认真。

    汪总看了眼沈宁川写的东西,一个字都不认识。汪洋头伸过来,说了句什么,冲沈宁川比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吴越看了眼周伯兮说:

    “这个是他同学吗?好像关系挺好的,头都要靠肩上了。”莫凡哇哇的说手指比女人的好看。

    周伯兮没说话,世勋问:

    “是过来旁听吗?魏明泽之前不是说是今年的大一新生吗?台上讲的也不是汉语呀。”周伯兮打电话叫叶桓上来,叶桓曾经在西班牙工作过5年。

    叶桓上来没几分钟,就听到主持人先用汉语说:

    “下面,是思达投资有限公司。有请”后又用西班牙语说了一遍。办公室这几个正说没意思,让周伯兮会后把人约出来时,就见屏幕上,沈宁川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,吴越看了眼周伯兮,周伯兮盯着屏幕。沈宁川站起来,手里拿着一摞资料从容不迫地走上台,先用中文说:

    “在坐的女士们,先生们,你们好。我是思达公司代表沈宁川。”停顿了一下,举了举手里的资料,用西班牙说:

    “buenasnoches,señorasyseñores…我手里的资料更像是一本公司的传记,又长又枯燥,我更想自己说一说,我们祖国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和西班牙的经济发展,以及我个人对金融和我们公司的…”台下老外面带微笑,时不时表现出聆听,惊讶,认同。

    周伯兮几位,从沈宁川上台时就呆住了,莫凡问叶桓,沈宁川说的什么,叶桓说:

    “在讲我国经济发展和西班牙经济还有投资思达的优势。”吴越追问叶桓:

    “讲的怎么样?这个西班牙语说的有没有跟你一样好?”叶桓认真的说:

    “水平很高,像是从事过很多年的金融行业,我用中文讲,都不一定有这么专业。西语的水平也比我高,幽默,风趣。这个水平跟母语一样了。”要不是了解叶桓的为人,这几个肯定以为叶桓在扯瞎话。

    钟世勋忍不住说:

    “不看水平,单看气度,控场能力,这都快赶上外交部发言人了。”吴越回头发现莫凡看迷了,莫凡不仅是颜控,还是声控。

    然后看像周伯兮:

    “这么逆天,你还不快追?”周伯兮也发现莫凡的不对劲儿了,于是说:

    “已经在追了。”最激动的要数汪洋了,那眼神儿里的嘚瑟都要溢出来了,要不是还知道注意场合,估计都得冲上台去了。

    汪总着实被震惊到,这样的小孩儿,得是什么样的家庭教养出来的?一般的官二代,富二代,星二代,都赶不上这位吧,汪总看了眼第一排的老外,心脏怦怦跳。

    20分钟的发言很快结束,沈宁川,致谢,然后走下台,被台下老外用葡萄牙语叫住:

    “EspereumMinuto,porfavor.Shen”沈宁川停下,回到台前,用葡萄牙语问什么事?

    老外先说,自己其实更习惯讲葡萄牙语,然后说希望待会儿的晚宴上看到他。

    沈宁川回了句葡萄牙语,然后再次走下台。魏明泽后来即使知道了沈宁川的优秀,也没怎么后悔当晚的处理方式,毕竟才17岁,成长需要时间,但刚才,他身边的翻译把沈宁川讲的内容翻译给他,听到翻译模拜的声音,这么妖孽,如果再借周伯兮的势,想在金融界崭露头角,甚至更多,都轻而易举吧。

    魏明泽隐隐有些后悔,不过还好,没有得罪太狠。沈宁川回到位置上坐好,又恢复了书卷气,内敛,温和。

    汪总看他的眼神儿像要把他看透,汪洋把水壶拿出来给他,沈宁川嘴角抽了下,那么大的水壶,他是水牛吗?

    沈宁川表示真的会谢。后面七家公司看到思达公司代表的表现,心态上多多少少有些收影响,但还是坚持上台,会议结束后,汪洋狠狠抱住沈宁川,然后说:

    “太精彩了,我都有给你拍下来,放心,我不外传,我自己留着给后代看。”沈宁川说: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怕外传呢?我是怕你听不懂,拍下来也没用。”沈宁川看向汪总:

    “汪总,对不起,没按您给的资料讲,时间只有20分钟,讲不完。所以…”汪总哪里会计较这些,忍不住说: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像你这样优秀的孩子,我虽然没听懂,但看到第一排那些老外和领导的表情了,太涨脸了。说实话,我是做好了被嘲笑的准备的,没想到,真没想到。”汪总拍了拍沈宁川的胳膊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的腰背都直了。一会儿还有晚宴,周伯兮几个不打算离开,晚宴在顶楼,他们就去顶楼的总统套间打牌,反正今晚必须跟沈宁川说上话才行。

    周伯兮看到莫凡在阳台上抽烟,走过去,莫凡掐灭烟头,说:

    “我也心动了,我可以和你公平竞争,我们各追各的,”周伯兮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他: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自己谈过多少个,跟多少男的睡过,你自己数的过来吗?退一步讲,你从现在开始,洗心革面了,那你家里的长辈呢?你是想害死他吗?”莫凡沉默,周伯兮又说

    “他不是物品,也没有什么公不公平,我既然喜欢了,我就会守护他,就会娶他,你家里不是给你安排了联姻对象,女方家里不是那么好得罪的。也别再害了无辜的人。我知道,他的声音像季言。可他不是。如果被我发现,你犯蠢,我不介意替你家长辈收拾你。”说完,周伯兮进去,不再理会莫凡。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org/jingchengwangshi/4262762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