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灯 > 三家同聘,侯门主母误惹奸臣 > 第48章 和离书

第48章 和离书

    江清月一下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还一个字未说,林家就认定她是被冤枉的,这份信任和在意,再一次让她感受到亲情的温暖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林致远看她愣住不敢耽搁:

    “月儿,你快跟我说说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,知道事情前因后果,我们才好做些什么,你放心,林府一定不会置你于不顾,江家那边,父亲也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江清月眼中的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,她深吸一气,缓和自己的情绪,才开口:

    “表哥来得正好,我确实有话要说,还请表哥万万记住,回去务必告知两位舅舅。”

    林致远点头:“好,你说,我一定记着,一字一句不差。”

    江清月看着林致远,郑重道:

    “一是请林家不要插手,这件事牵扯甚广,不止林家,就连江家,侯府都不要插手,你们不插手我或许还可活,你们一插手我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江清月知道,侯府不会管她的事,更不会为她奔走,或许现在已经想好怎么跟她脱离关系了。

    江府更是对她不管不顾,发生这样的事,说不好恨不得她死在牢中,免得丢了江家的脸。

    她说这些话,只是为了不让林家插手。

    林家人微言轻,根本起不了作用,若“确认”她害了聂千锦,她必死无疑,林家牵扯其中,只会害了林家。

    若东陵厌愿意放她一条生路,那没有林家她也能活着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,林家什么都别做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林致远瞪大眼睛,万万没想到,江清月会这么说,他一脸不解:“月儿……”

    江清月:“这件事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,还请表哥如实转告。”

    林致远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看江清月说得郑重,也只得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好,我会如实相告,还有呢?”

    江清月:“还有第二件,是我的贴身丫鬟绿浣,我在这里,她应该没事,若其她人都放了,还请表哥把绿浣也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出去了便去打探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表哥,还有第三件,表哥想办法让孙家孙晓晓出面,让薛非暮给我一张和离书,再让绿浣把我院中的三个人带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江清月说完,林致远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这个表妹比他想象中更冷静,更平和。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似乎她掌握一切变化之感。

    让人可以不慌张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想着安慰几句,现在看来,似乎用不上。

    林致远在狱中呆了一刻钟才离开。

    临别时,一再安抚江清月。在他看来,无论江清月表现得如何平静,终究是个女子,入了大狱,哪里会不害怕。

    江清月点点头,示意自己无碍。

    目送林致远离开,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从来了大理寺牢狱,都没有人来审问她,而且这牢房看着要比其它的好很多,说明东陵厌交代过。

    更说明东陵厌念旧情。

    只要念旧情,便有机会。

    林家的人既然能进来,那侯府的人也一定能。

    但她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侯府的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就已经猜到侯府是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对于侯府的薄情寡义,她并不心焦,而是发现了眼下是一个非常好和离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现在人在狱中,若定了罪,按照侯府几人的性子,为了跟她撇清关系,必然会休了她。

    若没有定罪,便错失机会。

    她如果想要和离,就要在罪名定下来之前,拿到和离书。

    忠勇侯府。

    薛非暮去吏部领了文书回来,脸色很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今日他被人阴阳怪气,冷嘲热讽了无数遍,除了职位的事,还有江清月的事,他现在无比后悔,当初娶了江清月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不是江清月呢?

    “若死的是江清月,他还能趁机得到一些抚恤……”

    薛非暮恨恨的想。

    “表哥,表哥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孙晓晓来了,一进门还没见着人就叫开了。

    薛非暮听到这声音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若不是老夫人千叮咛万嘱咐说,孙家这一次为了孙晓晓入府,花了大价钱,让他对孙晓晓好一些,他真的不愿她入门,太聒噪了。

    孙晓晓脸上带着担忧之色:

    “表哥表哥,我听说江清月因为谋害贵妃娘娘,被抓进大理寺去了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薛非暮不说话,算是默认,不过却也不喜欢孙晓晓在这里大呼小叫的:

    “你在哪听说的,朝堂上的事,女子不要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要过问,是现在到处都传遍了。说江清月谋害贵妃娘娘,这可是死罪,江清月死了没关系,连累了侯府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现在她还是忠勇侯府的世子夫人,又没有脱离关系,她有事,那便是侯府有事,现在罪名还没判下来,侯府自然没事,但是等真的定罪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薛非暮眉头紧皱着。江清月出事,他这侯府风平浪静,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原本他觉得是江清月一个人的事,跟侯府没关系,但现在想来,这有没有关系,他说了可不算。

    孙晓晓看他犹豫,试探着劝说道:

    “表哥可有想过,跟江清月和离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们和离,这世子夫人的位置,非她莫属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薛非暮没看到,孙晓晓眼里闪着精光。

    “和离?”

    薛非暮表情一僵。

    当说出这两个字,他心中下意识的有些生气,又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他倒没有正经想过这件事,这会儿孙晓晓一说出来,他觉得和离似乎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“再如何也是休妻,怎么是和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表哥,这时候若休妻,对侯府的名声不好,人家会说侯府落井下石,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

    “那和离也一样,也好听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孙晓晓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:“表哥还是想岔了,若和离的话,我们便可以对外说是江清月想要和离。

    “她不想连累侯府,入了狱,自觉配不上表哥,所以和离。

    “反正她现在在狱中,什么话也说不了,江家又不管,咱们说什么便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至于以后怎么样,以后再说,而且哪家哪户不被人说道,最重要是,是侯府现在不能跟这件事有牵扯。

    “若江清月是冤枉的,贵妃娘娘落崖时她在现场,皇上每每想起触情伤情,对表哥你的影响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若江清月不是冤枉的,那侯府必定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也不该再和江清月有瓜葛,现在脱离关系,正是时侯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她听到底下人悄悄说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们能和离,立马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为她自己以后铺路,这会自然是不遗余力的说服薛非暮。

    为此不惜搬出这些话是自家哥哥听其他官员们说的。

    特地强调了这件事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薛非暮越听越觉得孙晓晓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皇上宠爱贵妃娘娘,无论贵妃娘娘的事,跟江清月有没有关系,江清月这个世子夫人的位置都不能坐了。

    而且孙晓晓说得对,只要对外宣称是江清月自己想和离,那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薛非暮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,再加上孙晓晓一直在边上劝说,很快心中便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,他还是去找了老夫人,询问老夫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说要跟江清月和离,自然是举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对于和离,而非休妻,有些芥蒂,但是一想到现在情况特殊,也便罢了,就当是对她这几年为侯府做了些事的奖励吧。

    “算她走运,倒是便宜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祖母,这合离书到底还要她签下名字?若她不愿意签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夫人冷笑一声:

    “你找一个靠谱的人,亲自去一趟,先与她说些好话,若她识相,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“若她敬酒不吃吃罚酒,便问问她:可要江家和林家,都因为她抬不起头来,可要她母亲死了都不安生。她最好乖乖的签了,要不然她一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若是被人知道,江清月和薛非暮并未圆房便已失贞,不止她自己的名声受损,江家林家也难逃。

    虽然说江清月和江家林家来往少,但是,那些可都是她的亲人,向来没有人愿意被自己的亲人唾弃怨恨吧。

    薛非暮不解其意,但看老夫人说得信誓旦旦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即写了和离书。

    用的是江清月的口吻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穿帮,也为了避免激怒江清月不肯签,不敢写太多,也不敢贬低江清月,中规中矩,好歹把意思表达清楚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一大亮,便让人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份和离书,率先被送到了东陵厌的案台。

    景淮看完,把薛非暮大骂一顿,“这忠勇侯府,干的都是些不是人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到了,侯府狼心狗肺,林家有心无力,能帮江家姐姐的,普天之下,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东陵厌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,径直开口:

    “我会让她安全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,大哥英明神武神仙断案青天大老爷风流倜傥……”景淮搜肠刮肚把东陵厌狠狠夸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找个靠谱的人,把这两份和离书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,小的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景淮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东陵厌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,他会想办法定了罪,让聂千锦完美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但是,江清月可以活着。

    和离书是一个狱卒送到江清月面前的。

    一同送过来的,还有笔墨。

    江清月打开卷轴,看到和离书三个字,努力忍住心中的激动,但是一颗心还是差点从心口跳出来。

    借着狱中昏暗的灯光,她把两份和离书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确认无误,才小心翼翼的在两份和离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把其中一份交给了送东西来的狱卒。

    狱卒接过,恭敬道:“夫人请放心,将军大人说了,夫人不日便能安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看着狱卒离开,江清月脸上露出明媚的笑意。

    从此,她江清月,便是自由身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要她能从大理寺的牢狱中出去,从此天高地阔,任她翱翔。

    她握着另外一份和离书,随意的坐在地上,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就着牢房中昏暗的关线,一字一句,小声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既是和离,上面便没有任何她的罪状。

    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    她的手抚摸上签着自己名字的地方,两颗豆大的泪水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在看过好几遍之后,她小心翼翼的将和离书折叠起来,规规整整的放入衣袋中。

    外头等着的侯府管家,此时正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世子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,可千万不能办砸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花了那么多钱,才只进了大理寺的门。

    却见不到人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得再花大价钱,托人把和离书送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都快过了一个时辰,半点音讯都无,怎么让人不急。

    管家焦躁不安,心中暗暗想着,看现在这个样子,应该是失败了。他得好好琢磨,一会回去,该如何交代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他焦急的等着消息的时候,里头的狱卒终于出来,并且把和离书也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管家连忙打开看,当看到上面签着的名字时,目瞪口呆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原本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,万万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居然还有这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管家喜不自胜,赶紧把和离书拿好,回府复命去了。

    侯府中。

    老夫人和薛非暮看着和离书,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和江清月脱离了关系,无论她做了什么,都跟侯府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哼,算她识相。若不然,老身非要让她好看不可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最后一步,把消息散出去。得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你跟江清月和离,她不是侯府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传出去的时候,务必要说清楚,是江清月觉得对不住侯府,所以主动和离。”

    “是,祖母。那江家那边,可要请人专门跑一趟告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:“也好,江家毕竟是尚书府,最好你亲自去一趟,只装得可怜些,就说这是江清月的意思,我们也心里难过。”

    薛非暮点点头,不知想到什么,又道:

    “若江家不认怎么办?这种事对江府可没有任何好处,江家不会允许有一个和离的女儿,一定会阻止和离这件事。若江家不认,找借口非要等到江清月从狱中出来再正式谈,怕是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http://www.cxbz958.org/sanjiatongpinhoumenzhumuwurejianchen/41405052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cxbz958.org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cxbz958.org